Pages

Sunday, June 28, 2015

台灣的希臘化

林登峯

希臘是世界的文明古國,也是西方文明的發源地之希臘人精明著稱,他們生意是出名的能幹。希臘的船運也一直橫西世界。他們怎麼會搞成目前的這個田地?

基本上,都是政客們的功勞。

不過希臘的財政不好並不是最近的事,但是變成大壞卻是最近十五年才發生的。

2000年歐盟實施了歐元,希臘也加入。在這以前,因為希臘的財政不好,一直入不敷出,所以他們的財信評比非常不好,向外借不到銭。能夠花的錢有限。他們一加入歐元,財信評比馬上被調高,可以發行公債,向外借錢。

他們一借到錢,第一件事就是公務員大大加薪。希臘的財政一直是赤字,但是並沒有人問這些加薪的錢是從那裡來。

很快的,政客們發現這種討好的動作可以增加選票,又不要成本,每一次選舉,大家就競相加碼。不管景氣好不好,都一直加薪。到了2010年希臘向IMF求救時,IMF 的人員發現他們的公務員的薪水己是私人企業員工薪水的三倍。

不但這樣,為了討好選民,政客們也競相加碼,國定假日越來越多,到了最後,他們的假日也是整個歐洲最高的之一。

不過最嚴重的還是退休金的問題。以美國為例,二次大戰前的平均壽命是六十歲,大部分的人從20歲開始工作,到了55歲退休,就是工作35年,領5年的退休金。這樣大部分的政府能夠支撐。二次大戰後,因為人活得越來越久,歐美各國紛紛把退休年齢改為6567歲左右。到了最近(以平均壽命80歳算)就是工作45年,領15年的退休金。但是希臘的政客都不願做壞人,只是改到61歲。然後他們又立法加開方便之門,如果是工作比較危險或家庭有需要,可以提早退休。弄到最後,大部分的公務員都是55歳就退休,就是工作35年,領25年的退休金。

不但這樣,幾乎所有歐美的中央政府的退休金都只有原來薪水的6070%(地方政府有的比這個高),但是希臘卻由政客們帶頭,一直調到100%。既然可以提早退休,又可領100%,當然公務員都競相提早退休,爽領100%

如果有私人企業員工只工作35年就可以領60年的薪水,並且是全額的,那一家不會倒?希臘的財務會出問題,有什麼意外?這也就是為什麼IMF 及歐元區對幫助希臘的條件非常嚴格及不肯退步,因為沒有別的國家(當然台灣不算)是那個樣子的。

因為當公務員實在大好康了,大家都想搶著想當公務員。政客們當然不會讓大家失望,也一直調高公務員的名額。弄到最後希臘的希臘的公務員佔人口比例是歐洲最高的。IMF曾經對希臘的經濟做很詳細的調查及分析,他們說,希臘的創業率在開發國家中幾乎是最低的,因為大家都要去當公務員,高薪又沒有風險。當公務員那麼好,誰要去創業?又辛苦又有風險。十幾年下來, 創業的越來越少,希臘的私人企業變成死氣沉沉。

希臘的有錢人繳的稅金也特別低。世界上資本主義的國家重要的收之一就是房地產稅。因為有房地大部分是⽐較有錢的,所以這是對有錢的主要收之但是希臘的房地產稅是幾是零。他們也知道不對,做了幾次的改。但是幾乎每次的改方案都在國會裏陣亡。因為沒有人要做壞人。

2010IMF及歐元區進入希臘幫忙時,他們的條件就是要求希臘能收支平衡,減少開支及增加收入。 他們很快就發現希臘的房地產稅幾乎是歐洲最低的。所以在增加收入的建議之一就是增加房地產稅。連續兩任的政府也都提案要增加房地產稅,但是到了國會總是被修改的體無完膚,成果和目標還差一大載。今年622日希臘政府向IMF及歐元區提出新的財政計劃,其中有一項是要增加富人稅。馬上被IMF及歐元區打搶,要求拿掉改成大砍退休金。因為已經沒有人相信希臘有可能增加富人稅了。

但是有的報導說公務員的退休金已經砍了48%,難到還要砍更多?那些退休的公務員受得了嗎?

因為原來公務員的薪水比外面的高很多,砍了以後還是比普通的希臘人收入還高,到目前為止完全沒有問題。事實上退休的公務員還是目前希臘收入最高的族群之一。希臘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失業率高達25%,年輕人的更高。所以IMF及歐元區堅持還要再砍退休金。但是希臘的前途呢?這幾年來希臘的GDP已減少了25%,他們還能再砍下去嗎?

台灣當然不是希臘,但是卻越來越像希臘。

每一次選舉都有人要替公務員加薪已經不是新聞。

2012桃園升格為直轄市,我發覺一件奇怪的事:桃園的5100名公務人員名額增加為7200名,整整增加40%以上。桃園的人口和面積並沒有改變,他們的業務量會增加40%嗎?現在有了電腦及Internet,效率應該越來越好,應該減少公務員人數才對呀!我相信其他的幾個直轄市也是一樣,公務人員的人數一直增加。我馬上寫了一篇「桃園升格! 全民升格?」刊在「想想論壇」。但是不管藍綠對這個議題都沒有興趣。能夠多雇幾個公務員,是大大的好康,誰要去當壞人?

這幾天又有立法委員再提議又要增加一個國訂假日,像希臘一樣,假日越來越多。這種好康的事有人敢反對嗎?

這幾年台灣從微兵改為幕兵,最近因為兵員不夠官員們開始在談要增加幕兵兵員的薪水。那些錢要從那裡來呢?好像沒有人在擔心。

十年前左右阿扁政府派了由吳澧培先生海外宣慰團來到我住的坡士頓。他們說他們想要聽聽大家的議見。我也受邀與會。會中我就提出歐美各國都發現公務員退休金的問題會變成非常嚴重,紛紛採取應變措施。我相信台灣應該也有相同的問題,希望他們要處理。當時我並不知台灣和希臘一㨾嚴重,是55歲就可退休並且可領全薪。可是我猜想問題應和其他國家類似。但是我講完以後完全沒有人有任何反應。我想可能他們沒有聽過。會後,我就是找了一個姓詹的負責衛生方面的閣員談。我想他應該比較聽得懂。沒想到談了設幾句我就發現他完全瞭解我在說什麼。但是他的語氣馬上透出「你在擔心什麼?」的表情。一副我再談下去是在浪費他的時間的樣子。坦白講,我沒有見過那種官僚的嘴臉,真想當場向他吐一口痰。 扁政府的官員都是這樣,我對國民黨更沒有期望。

2011年希臘信貸危機爆發前的一個月,媒體對於希臘的報導忽然增加很多。我也發現台灣和希臘是不可思議的相似。非常奇怪的,台灣雖然有報導,但是幾乎沒有人談為什麼貸危機會爆發。事實全世界最像希臘的就是台灣。台灣最有可能變成下一個希臘。我花了整整兩個禮拜(一面開始學打中文)寫了一篇 希臘信貸危機為何難解?寄給蔡營,希望他們能討論這個議題。過了幾天,我看他們完全沒有動作,趕快投稿自由時報。自由說他們願意刊,但是只能八百字。我只好放棄。讓我感覺不可思議的,台灣的幾個財經的雜誌,都不接受投稿。到了2012年初,台灣大選前的兩個禮拜,我自己架一個部落格,把文章貼上。

這幾天,又有報導馬政府要提高法定的最低工資。最低工資當然可以提高。但是歐美各國都是在景氣上揚的時候提高的。這幾個月台灣的外銷一直下降,台灣政府也把GDP的數字向下調。也就是說台灣的景氣正在下滑,私人企業的收入正在減少中。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要強迫他們給員工加薪?這種經濟政策合理嗎?除了選舉,我們能找出別的原因嗎?如果這樣可以得到選票。台灣跟希臘有什麼不同?

這些政府希臘化的動作,幾乎看不到有人抗議。根據謝金河的估計(謝金河:蔡主席:妳的罩門在這裏!),台灣政府的負債和潛在負債已和希臘的負債相當。

如果有一天台灣變成了東方的希臘,相信大家應都不會意外。



延伸閱讀:


Monday, June 8, 2015

第三勢力和民進黨

林登峯

民進黨和第三勢力的整合出了問題。

表面上,林羲雄希望民進黨能夠讓出二十席。不過,這些第三勢力的候選人在民調上比民進黨的候選人差了不少。如果譲了,要讓多少才是合理?民進黨和第三勢力合起來會贏比較多席嗎?

所以林義雄又說民進黨的許多候選人都是剛剛才選上不久的議員,怎麼可以漏跑?

不過我想問題可能更嚴重。

去年太陽花學運發生後,許多年輕人開始叫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九合一的大選的結果也給了他們很大的信心,他們發現,他們的參與真的可以改變台灣。

所以很多年輕人抱著很大的熱情要來參與這一場大選,希望能改變台灣的未來。

不過現實似乎有點殘酷。這些滿腔熱血年輕人(或中年人)大部分並没有甚麼知名度,也沒有甚麼資源(錢)。所以不管他們怎麼做,民調就是做不贏。在地的政治人物,雖然不怎麼様,但是至少有點知名度。強龍不壓地頭蛇。除了很少數的例外,在地的政治人物民調可以説是穩贏的。

不只是第三勢力,民進黨內的新手的也同樣沒有太多出頭的機會。去年民進新北市的市長初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那兩個比較年輕的挑戰者事實上也相當優秀,但是沒有兩三下就被「五府千歲」轟下台了。因為他們知名度雖然有,但是還不夠。

對我來說,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理論上,這種問題並不是只有臺灣有,別的國家應該也會有。怎麼好像沒有聽過?

至少在我住的美國就沒有這個問題。

現任的總統歐巴馬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歐巴馬剛開始出來選的時候並没有什麼全國性的知名度。事實上,他是當時幾個候選人中知名度最低的一個。沒有什麼錢。他自稱是Hybrid,就是黑人和白人混血的,所以還有被種族岐視的問題。但是他卻在最後脫穎而出。


為什麼?

因為他們的初選制度,他們有很多的政見發表會及辯論會。

以總統初選為例,一共有三四個月,在各地輪流舉辦。每一個地方都會舉行政見發表會及辯論會。如果是優秀的,雖然一開始沒有知名度,但是只要在政見會及辯論會表現好,選民自然會注意到,支持度也會慢慢上升。到了最後,知名度自然上升。

國會的初選,一般來講會比較短,但是至少會有兩三個月,政見會及辯論會至少會有三到五次。每一或二個禮拜一次。有時候政見會及辯論會會針對不同的議題來討論,有時也讓選民直接問,不管新手或老手都同樣的接受考驗。事實上當整個過程走完時, 選民對於各候選人都會多少瞭解一些。老手因為對於自己以前做的事常常也要解釋,不見得會佔優勢。新手可以用那些機會闡述自己的理念,質疑老手們以前的做為。他們自然會有機會出頭。

對於政黨來說,這些政見發表會及辯論會也是很好的宣傳機會。他們的參選人可宣揚的理念, 向選民報告為選民做了什麼,或將來要做什麼。這些都是可以大大加分的。

如果沒有公開曝光的機會,或是只有一兩次政見發表會, 只能靠發發傳單或做一些廣告,那麼新手們根本不會有機會的。

我實在看不出台灣為什麼不能照抄?

但是民進黨不是也有初選,也辦政見會嗎?

表面上是這樣,其實非常不一樣。

去年新北市的初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當時民進黨的初選有一次的政見會,初選也有一個月。看起來好像跟美國一樣,事實上完全不同。

有多少人會只聴一場政見會就改變他們的想法?我在美國這種多年,也從來沒有看過初選只有一個月的。那些本來民調就落後的,根本沒有翻盤的可能。那種初選,根本只是過個場,向外面「交代」一下,完全沒有用。對於新手或知名度比較低的,根本不公平。

事實上在美國,初選政見會剛開始參加的人一般都不會多,相信台灣也會一樣。參加的人常常只是那些比較熱心的。但是也常常會吸引一些相參與的年輕人,以及包括地頭蛇們在找新的可以支持的對象。有了支持的對象,他們才可以發揮他們的影響力。還有一些有錢的人,想用他們的錢去發揮影響力。所以這些政見會有時也是候選人招兵買馬跟補充彈藥的地方。

只要是政見會有人參加,新聞有報導,選民慢慢就會討論起來。如果討論的議題能引起選民的興趣,下一次政見會參加的人(或看現場轉播的) 自然會越來越多。如果只有一次,那怎麼會有用?

對我來講,我們至少要製造一些機制,讓年輕人有出頭的可能。

我們不但要鼓勵年輕人出來,還要幫他們製造機會。他們有機會,台灣也會更有機會。






Tuesday, June 2, 2015

美國人在台灣大選中的攪局

林登峯

無可瑋言,美國人在2008 及2012 的台灣大選中,都曾經相當深入加進攪局。很多
台灣人都很相信是美國政府在後面操縱。不管美國政府怎麼否認,都不相信。

不過台灣有一個很特殊的地方:假的東西特別多。政治上,國民黨繼承中國五千年的傳統,造假的工夫更是青出於藍。台灣人(尤其是台派的政治人物)常常被騙得團轉。讓人感慨。

美國過去的信用也不是特別好,也有干涉別人內政的前例。不過美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他們的人民意見也特別多。並且,並不是所有美國人都代表美國政府。更重要的是,美國干涉外國內政是有一套固定的SOP。只要瞭解這個SOP,相信就可以很快辨別出那一個是代表美國政府,那一個不是代表美國政府。

Iran-Contra Affair


Iran-Contra Affair 是近幾十年來美國對外干政最著名的例子,報導也最多。我們只要瞭解一下這件事的過程,相信對於美國對外干政的SOP一定會更有體會。另外,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台灣其實也牽涉在內,只是當時因為是蔣經國專政時期,就是有人知道也不敢報導。

Iran 是指伊朗,Contra 是尼加拉瓜的游擊隊。Iran-Contra Affair 就是一樁和伊朗及尼加拉瓜的游擊隊有關的醜聞。

1970 年代後期,尼加拉瓜的政府本來是一個很聽美國的話的專制獨裁政權。一些不滿的尼加拉瓜人就組了一個叫做Sandinista 的組織把政府推翻,組成了新政府。到了1980年初期,那些被推翻的政府的一些官員就組成了遊擊隊 (就是contra)來對抗新政府。

當時的新政府是主張要照顧弱勢及窮人,相當的左傾,又因為美國以前一直支持獨裁政權,也相當反美。

美國在拉丁美州的中央情報局(CIA)的人看到新的尼如拉瓜政府變成反美,也很不爽,就開始支持遊擊隊,說他們是反共, 提供金錢和武器,要推翻新政府。

不過美國有一些人(以宗教及人權人士為主)對於這種美國到外國干政的做法,相當不以為然,跑到國會投訴。美國國會討論後,並沒有譴責中央情報局,只是通過一個決議,要求中央情報局以後有在外干政的事,一定要事先向國會報告。

但是中央情報局並不是特別乖的單位。到了1984年國會就發現有時他們隱滿了一些活動 。國會一氣之下就通過法案,禁止中央情報局的人把錢或武器提供給游撃隊。

中央情報局的人還是很支持尼加拉瓜的游撃隊,但是沒有武器又沒有錢要怎麼打戰?他們想出了一個異想天䦕的方法:找合灣政府出銭。

當時是蔣經國當政,台灣剛和美國斷交沒有多久。許多國家也陸續和台灣斷交,台灣也很緊張。所以尼加拉瓜新政府一成立,台灣政府馬上承認,並且各種援助馬上過去。現在美國要敲竹竿,要改府捐錢給游擊隊,當然非常不願意。可是台灣很多事情是靠美國,也不敢得罪美國。

最後蔣經國政府捐了一些不樂之捐。可以想見尼加拉瓜的政府軍和游擊隊在打戰用的槍砲彈,可能都是台灣大頭出的銭 。

當時台灣負責和美國連絡的錢復,現在應還在台灣。

中央情報局的人看到台灣人付銭付得很不甘願,就想出了一個更精彩一石三鳥的計劃:賣武器給伊朗。

當時伊朗和伊拉克正在打戰 。因為伊朗曾經和美國交惡。西方各國都不肯賣武器給伊朗。他們已經打仗打到快沒有彈藥了。美國的國安局的人就偷偷把一些武器的賣給伊朗。因為是非法的, 賣得特別貴,非常賺錢。然後他們把賺得的錢拿去給尼加拉瓜的游擊隊。

這樣就可以達到好幾重的目的。首先,伊朗和伊拉克都是美國不喜歡的國家,現在可以繼續打仗。第二,可以不用自己出錢來支援尼加拉瓜的游擊隊。最後,他們也可以不用再找出錢出得很不干願的台灣。

不過這件事情進行不到兩年就被美國國會發現。他們馬上把中央情報局和國安局的人叫去問。一開始,大家都否認。但是國會很快的就找到証明,他們只好承認。

最後,總統雷根出面向全國道歉,國家安全顧問 John Poindexter (相當於台灣的國安局長)自己請辭,負責統籌這件事的國安局官員 Oliver North 被總統以欺騙國會為由,下令解職。許多和這件事有關的官員也都被特別撿查官起訴。

不管是被解職還是被起訴,所有最重要的理由都是欺騙國會。但是並沒有人提到是因為干涉別人的國政。

這件事在美國引起了很久且很多的討論,對於美國外交及中央情報局的影響深遠,一直到現在。

很多人很同情被解職官員 Oliver North,認為他做那些事情都是為了美國的利益。現在不但沒有工作,連退休金都沒有了,對他相當不公。

但是什麼是美國的利益呢?誰能夠決定什麼是美國的利益?國安局或中央情報局的人就能夠決定誰是美國的敵人嗎?如果不行,那麼總統批准的可以嗎?

雖然在實際上常常以總統核可為準,但是嚴格來講還是有問題。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並沒有權力對外宣戰,只有國會有權。所以總統事實上是沒有權力決定誰是美國的敵人,只有國會才能。

所以那之後美國如果要對別的國家從事不友善的行為,一定要先向國會事前報告。所以當時有參與這件事討論的參議員甘迺迪就親自對我說美國決定外交政策的是國會,不是總統。

2012年英國「金融時報」事件

2011 年蔡英文訪美時,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不具名的美國資深官員說,歐巴馬政府擔心若蔡英文當選,可能升高與中國的緊張關係。

當時負責對台事務的國務院助院亞太助卿 Kurt Campbell 向國安局查証後 馬上打電話給在國會外交委員會的議員,向他們保證那個消息絶對是假的。第二天,一個台灣連線的參議員(名字我忘記了)召開記者會,他向大家説,Kurt Campbell 向我保證那個消息是假的。

非常有趣的,第二天美國的幾個大報都報了這個記者會。但據我所知,台灣沒有一個報紙報導。如果暸解Iran-Contra 事件的人就知道,如果向國會説慌是會沒頭路和沒退休金的,這個記者會當然是有意義的。但是對於台灣的記者來說,一個國會議員算老幾?這種保證有什麼意思?美國人真奇怪(其他的理由請參見臺灣2012大選美國支持誰?)

這是文化的差異,也是因為台灣人對美國的不瞭解。

2008年包道格事件

塔克教授在她所寫的台美歷史的書中談到民進黨政府和美國的交惡。她認為最大的問題是文化的差異。我自己不全然同意,但是有時也不得不搖頭。

她談到阿扁好幾次當著包道格及小布希的個人代表面前說他們說的不是小布希總統的意思,他們說的不代表美國政府的意思。他還稱他們是Panda Hugger (擁抱貓熊的人)。坦白講,我不住台灣,對於阿扁瞭解很少。阿扁會說這種話嗎?他會用英文罵人嗎?我實在半信半疑。不過他和美國人的關係非常不好是毫無疑問。 像「一邊一國」,美國人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都沒有人有異議。美國人是對他的決策過程很有問題,他卻以為是對他的政策有問題 。扁政府和美國政府兩邊的對話可以說是雞同鴨講,完全無法溝通,實在是讓人看不下去。不得不承認是文化差異。

2008 年台灣大選,謝不但沒有切割陳水扁,還用公投綁大選。「公投綁大選」正是引起美國和阿扁交惡的主因。 謝這樣做可以說是公然給美國難看,等於是公然向美國嗆聲,也宣示他不但不會切割阿扁,還要繼續阿扁的政策。美國和台灣外交有關的那一些人怎麼會吞得下這口氣?所以後來有(在台灣被阿扁羞辱的)包道格出來表態公開支持馬英九。選後, 包道格和美國政府都聲明包道格不代表美國政府。不過,許多和美國外交有關的像智庫的非政府人士都紛紛出來公開表示「鬆了一口氣」。他們無法想像台美之間繼續的對衝。

如果瞭解這事的前因後果,就能瞭解為什麼今年卜睿哲在蔡英文被正式提名後所說的,蔡英文面臨的第一挑戰是顯示她不是陳水扁。這其實是很多美國人的想法。蔡英文後來說他不是陳水扁,也不是馬英九,我相信有部分原因是說給美國人聴的。

馬英九及藍軍碰觸了美國的紅線


美國在克林頓總統後期,因為中國在台海試射飛彈及美國的航空母艦群來台灣巡戈。他們䦕始擔心會和中國會因為台灣有直接武力衝突的可能。所以有後來要安撫中國的三不政策及反對李登輝的兩國論。

當時任AIT主席的卜睿哲尤其極力主張減少不必要的挑釁provocation) ,甚至寫書宣楊這個主張想法。反對李登輝的兩國論就是最清楚的一個表徵。

不過在他之前也當過AIT主席的李潔明和阿米塔及等許多在國防部和國務院的高級官員卻對克林頓政府這些做法非常不以為然,嚴詞批評。他們並共同發表了共同聲明(Armitage-Nye Report),要求和中國的關係應要平衡(請見美國重新再平衡是要平衡什麼碗糕?)

這些主張要平衡的並沒有主張要挑釁,只是他們的重點是中美的關係要平衡。

2000年以後,從阿米塔(副國務卿)到希拉蕊(國務卿)一直到目前的當政者,基本上都是主張要平衡的。主張挑釁的並不是當權者。他們完全沒有理由希望台灣更向中國傾斜。

2011 十月初,馬英九提出了將來要和中國談「和平協議」,蔡英文馬上跳出來反對。雙方開始公開的互相對嗆。不過非常奇怪的,過了沒幾天,馬英九方面忽然鳴金收兵,完全不再提這個議題。 2012年的412日 美國國務院「資深官員」(我相信是國務院亞太助卿 Kurt Campbell) 找了聯合報駐美特派員去「獨家專訪」。他説「我們實在不懂『一國兩區』的意涵,也期待台灣方面能有好的解釋。」他並說「實在沒有必要去談什麼「和平協議」 。」

如果瞭解美國政府運作方式的,相信就可以推算出201110月,應該是美國出面反對,馬英九才不敢再談兩岸「和平協議」。事實上,也只有美國的反對,這幾年馬英九政府才可能絕口不再談兩岸「和平協議」,不管中國怎麼明示或暗示, 都沒有改變。朱立倫當然也應知道這件事,也絕口不兩岸「和平協議」。洪秀柱還在談「和平協議」,因為她是完全的狀況外

非常奇怪的,過了沒有幾天,聯合報竟然把這刞新聞從自已的網站中刪除掉了。

馬英九碰到了美國的紅線!講「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美國勉強還可以接受,因為台灣還是一個國家。但是一國兩區?那是什麼?那台灣關係法了還可能存在嗎?至於兩岸「和平協議」那當然是採到了美國的紅線。

事實上,這是近年來我所見到唯一由美國政府介入台灣大選的攪局。但是是私底下進行的,不是公開的。

其他的攪局都是個人的行為。

美國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他們的官員是禁止介入外國的選舉的。只有國會議員及退休官員才可以表態。

當國會負責外交的外交委員會的主席公開表態支持蔡英文時,執政當局是不可能會公然,或私底下,表態反對蔡英文的。那是對美國的歷史無知,也是沒有常識的說法。




延伸閲讀: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and the Crisis with Chin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April,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