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Wednesday, March 25, 2015

從影響世界歷史的一句話談到太陽花學運

硬風


每一次,我聽到馬英九他是「依法行政」 時,我就想到耶穌。當馬英九說洪沖丘的案子因為是法律的關係,所以必需在軍事法庭審判,我也想起了耶穌。當台灣的官員堅持他們去拆苗栗的農田是依法行政時,我也是想起了耶穌。這幾天檢察官起訴太陽學運的年輕人,他們也是依行政,我還是想起了耶穌。


耶穌是兩千年前的猶太人 。但是猶太人基本上是把他開除了「族籍」。因為他們要依法行政,但是耶穌認為有些法律的規定是不合理的。兩千年前所發生的爭執,看起來沒有什麼大了不起,但是那是改變世界歷史的事件 。

當時猶太人的文明是比較先進,有一套很完整的法律。 像是一個星期要工作六天,最後一天(叫安息日 )要休息,不可以工作。他們都很嚴格的尊守那些法律。他們也有一些人什麼都不做,只是硏究和強迫別人去實行法律。這些人叫做「法利賽」人。

但是有些規定相當不合理。譬如像安息日不可以工作,如果有人生病,醫生也不工作 。許多的病人都因而病死。所以老百姓很多是敢怒而不敢言。

有一個安息日,耶穌和他的學生從麥地經過,他的學生行路的時候,摘了麥穗。法利賽人問耶穌:他們在安息日為甚麼作不可作的事呢?耶穌回答:

「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後半句或譯:人不是為安息日而生的。) 『馬可2章27節』
  
也就是,沒有錯,安息日是法律。但是法律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法律而生的

那些要依法行政的法利賽人聴了以後, 認為耶穌是違背法律,非常得生氣。


後來有人在安息日生病時,耶穌更是一點都沒有猶豫的去幫人治病。法利賽人更是生氣。就一再找耶穌的麻煩。到最後把耶穌起來交給當時的統治者羅馬人,釘死在十字架上。

坦白説,我第一次在主日學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可以是完全不瞭解。耶穌不過是在安息日去替那些生病的人醫病,為什麼那麼死板,要攻擊耶穌?要把他關起來?甚至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怎麼這麽 twî    (台語,第五音)?真是不能理解。


一直到初中的時候,看了一些武俠小,我才開始有一點點的瞭解。許多談到清朝的武俠小都會談老祖宗規定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真是替那些男女主角著急。那時候還沒有連想到法利賽人,只是感覺這些人怎麼會這麼 twî? 奇怪!一直感覺那麼熟悉?

這幾年看到馬英九一些談話,也是同樣的感覺,馬英九怎麼會這麼  twî 為什麼都只能依法行政?奇怪,感覺那麼熟悉?


追究,才發覺原來馬英九和小說中的那些人是同一掛的,祖先留下來的規距,不管合不合理,不可以改。法律的規定,不管合不合理,也不可以改,都要依法行政。他是現代的法利賽人,他還活在另一套跟我們不同的文明中!

二千年前的西方世界,就因為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有基督教。基督教也由他的門徒傳到當時的羅馬帝國,傳到整個西方世界。影響整個西方世界,人類的歷史。到了今天,全世界絶大多數的國家都以他出生的那一年做為公元元年。

猶太人從摩西傳下了那些法律已經有幾千年了,從來沒有人敢挑戰,因為那些法律是上帝為人所設置的。上帝講的話怎麼可以挑戰?但是一個沒有讀什麼書的耶穌竟然跳出來,「人不是為法律而生的」。那是多麼大的叛逆!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所以在中世紀當的教皇有不合理的措施時,熟讀聖經的馬丁路德一點都沒有問題跳出來挑戰教皇,才有宗教大革命。 以後的文藝復興,美國、法國的大革命,在觀念上都沒問題。只要不合理的都可以挑戰,都可以改。皇帝來也是一樣。所以著名的歷史學家湯恩比形容耶穌出生後的幾個世紀西方世界是「理性的抬頭」。

但是守法和依法行政不是民主的基礎嗎?

沒有錯,但是還不。 如果守法和依法行政就是民主的話,那麼中國應該是最民主的國家吧!兩千年前中國的秦朝就有商鞅變法,當時的統治者就要求人民守法,他們也依法行政。

事實上後來的專制獨裁的統治者發現了「依法行政」這四個字實在太好用了。法都是我執政者訂的(或者是獨裁者講的就算),其他的人都要守法。老百姓如果説「這樣不合理呀!」他們就會說「我們是法制國家,要依法行政呀!」

現在中國的也在強調尊守法制,要依法行政。習進平要把他的中國夢建立在法制上。馬英九也一直在講一切要依法行政。

這些對於中國人來説並不是什麼新的東西。兩千年前的秦始皇就是因為實行法制把秦國建設成強大的國家,進而統一全中國。但是,你認為只要中國一切都依法行政他們就變成了民主的國家,現代化的國家了嗎?       


單單只有法制和我所瞭解的現代文明實在還是差了一點點。更精確的說和耶穌的基督教文明差了整整兩千年。這也許是中西文明最大的分野吧!


至於太陽花學運,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 年輕人不過是站了出來,挑戰不合理的制度,嗆聲行不通的事情,他們只是勇敢的把台灣和世界的文明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