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Tuesday, April 25, 2017

信賴保護原則


最近公務員的退休年金問題開始在立法院討論。

許多反對年金改革的人都說應該不可背離信頼保護原則。

我查了一下維基百科,上面説信頼保護原則是從英國的法律系統衍伸出來。他們認為任何新的立法,不應違背(香港人把它翻譯成)「合法的期望」 Legitimate expectation

不過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國家的聘雇關係用英文説都是 at will,就是說是雙方自由意志下同意的。任何一方都可以改。所以你如果對自己的工作不滿意,隨時可以辭,沒有人能限制你。雇主也一樣。不需要你時,隨時把你解雇。員工的薪水,福利及退休金等,除非有特別的合約,也隨時都可以改變,並沒有什麼違法的問題。

所以單從法律的關點來看,修改退休金並没有什麼不可。

不過 legitimate 這個字其實有更廣意的解釋,也可以解釋為有正當性的。用台灣比較流行的講法就是合理的。 

所以員工要離開一個工作,會事前幾個禮拜就通知雇主。雇主要解雇一個員工,會給一些遣散費。這些是彼此合理的期待。從純法律的觀點來看,員工明天要辭,今天通知你就可以了。雇主資遣員工,除非法律另有規定,也不一定要付資遣費。

但是退休金呢?

只要在任何公司呆過的,幾乎都會碰到公司更改退休金的經驗。我自己曾經歷過四家公司,每一家都更改過。我的記憶裏,台灣政府這三十年來也至少改變過退休金的辦法三次。

所以什麼是合法的期望呢?事實上只要立法院通過的都可說是合法的。以前既然可以改,現在財政有問題,再改一次,應該不算不合理。

事實上因為人的壽命越活越長,全世界的政府都在更改退休金。不改才是奇怪。

但是公務員可以有合理的期望嗎?

什麼是合理呢?

我想到一個時間點:變成公務員那一天。

如果那一天,別的退休的公務員領的退休金的所得替代率是110%,新的公務員的期待應該也是110%。這是合理的期望。


為什麼用變成公務員那一天做基準點呢?因為那一天以前退休金的標準應該是新的公務員唯一可以做參考的及期望的依據。

如果那時別的公務員退休金的所得替代率是30%,相信沒有人會期望他自己退休時的所得替代率會變成100%吧?

所以我認為政府如果要遵守信頼保護原則,應該以公務員工作第一天時的標準為基礎。

最近看到一篇在蘋果日報的文章 總統真摰道歉 換取軍公教相忍為國。作者説,在1995 年以前,公務員的退休金的基數有所謂45 碰頂的規定,就是說退休的基數最高只能是四十五。(換算成所得替代率約53%

所以如果以信頼保護原則來訂,現在要退休或已經退休的公務員合理的期待的退休金的最高基數應該是四十五。

如果反對年金改革的人堅持政府要履行信頼保護原則,我們可以給他們基數四十五,就是所得替代率約53%的退休金,相信國人應該沒有問題。

事實上,我認為合理的做法就是把「四五碰頂」拿掉。以前五十五歲退休的基數最高是四十五,現在六十五歲才退休可以加到五十五。

我想這樣應該是算是合理的期望。


也是合理的信賴保護原則!

Thursday, March 2, 2017

美國人最早提出『台灣獨立』的慨念


這幾天,施正鋒教授連續發表了兩篇有關美國早年的台灣政策和對台灣歷史的影響。

我也捕充一下。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美國人是世界上最早提出『台灣獨立』這個慨念的,只是當時叫做『福爾摩沙獨立』。

1854 年美國的倍里將軍(Commodore Matthew Perry)銜命帶領艦隊第二次到東南亞,到日本和日本簽訂(強迫)日本打開門戶的條約。

最早主張美國要買下福爾摩沙或鼓勵福爾摩沙人自己獨立的倍里將軍

他的艦隊(日本人叫大黑船)到日本之前先到台灣北部的雞籠(今天的基隆)停了約十天,考查雞籠能否做為美軍在東南年亞的基地。他們發現雞籠附近有許多煤礦,可以用來做軍艦所需的燃料,做為美國軍艦在東南亞的補給,非常合適。他們也發現當時滿清在台灣的官僚對於台灣也管得非常頭痛。台灣對中國人的統治非常不服。可能可以很便宜買下台灣。他們回美國後,就正式向美國總統及國會建議由美國買下福爾摩沙。不然美國也可鼓勵福爾摩沙人自己獨立,然後美國可租下雞籠做為美國在東南亞的軍事基地。


 倍里將軍向美國國會報告書中的基隆(當時叫雞籠)附近(手畫)的地圖


這是我所見到最早鼓吹台灣獨立的建議。也是第一次看到美國在東南亞的戰略思考。

倍里要美國買下福爾摩沙其實就是要把福爾摩沙變成美國的殖民地。十九世紀中期正是殖民地最興盛的時代。西方列強在亞洲及菲洲正在到處建立殖民地。美國也有一些人希望美國能在東南亞建立自己的殖民地。所以在倍里把他的建議及報告書向國會呈上不久,就有支持建立殖民地的人把他的報告印成書,在市場賣。到了今天,我們還能在美國買到這本書的覆印版本(參考一)。

不過美國和其他列強有一點很不一樣的地方。美國本身土地就已經很大了,很多地方都空空的沒有人。大家對於擴充領土,興趣並不是很大。還有,美國是基督徒很多的國家,很多基督徒對於殖民國家到處剝削殖民的作法非常的不以為然(這些人也反對黑奴)。他們發明了一個新名詞:帝國主義(imperialism)。他們對帝國主義的批評非常不客氣。所以美國對於要買下福爾摩沙或鼓勵福爾摩沙人自己獨立建議,反應相當冷淡。總統和國會都不支持。

也許倍里也知道大家不會支持買下福爾摩沙的建議,他加上了一個鼓勵福爾摩沙人自己獨立,只是借一下雞籠的建議

明治維新以後,美國和日本建立了外交關係,當時的美國駐日大使就是倍里的部下。他在任內退休後,被明治天皇聘為顧問。向明治天皇建議日本拿下台灣。

十九世紀美國基督徒的反帝國主義事實上也影響了以後美國的對外政策。二十世紀初,長老教會牧師的兒子威爾遜總統上任後,就主張全世界民族自決。這個主張影響了二十世紀全世界的政治。二次大戰未期,羅斯福總統更強迫當時的同盟國簽署大西洋公約,同意戰後讓各殖民地舉行公民自決的公投,決定自己的命運。

據我所知,在東南亞只有三個前殖民地沒有舉辦自決公投:越南,韓國和台灣(更詳細的歷史請見內閣制的迷思一文)

美國雖然在台灣沒有採用培里的方法,但是後來他們就幫忙古巴獨立,拿到軍港。也幫忙巴拿馬獨立,租借到巴拿馬運河旁的土地。其實都是這個方法的實現。

台灣被日本人佔領以後,美國更強迫西班牙把菲律賓用很便宜的價格賣給他們。沒了台灣,只好佔菲律賓,正是「無魚蝦嘛好」。延續培里要在東南亞有一席之地的想法。

後來美國讓菲律賓獨立,只是他們對佔領別人的土地沒有興趣。國內反對帝國主義的聲浪一直不停。


寫於二二八 七十周年


後記:國民黨及蔣介石在二次大戰時如何從支持台灣獨立改變成收回台灣?Nancy Tucker 曾經根據戰時美國在重慶大使館的報告,解釋這一段歷史,請見參考二。我建議台灣的學者,參考一下,把這一段歷史寫出來。


參考一:Narrative of the Expedition of an American Squadron to the China Seas and Japanwritten by Francis L. Hawks,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Commodore Matthew Calbraith Perry. 1854年倍里回美國後向美國國會呈上的正式報告書。此書在2012年由 Nabu Press 重印,在美國可以買得到。

參考二: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and the Crisis with Chin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April, 2011